閱享閣 > 其他小說 > 天鳳出關 > 番外:小鳳的文中文(2)

    測試廣告17

    我不是常人,不僅身懷異血,長有兩條尾巴,而且雙眼可以魅人。看小說網 m.kanxiaoshuo.net那些覬覦我的男人都被我魅惑了,沒有人窺破這個秘密。全天下的人萬萬沒想到,一隻非人的妖物當了他們的女皇。

    除了夏雲初——我的雲初哥哥,他早就全知道的。

    我滿意地見他因這個稱呼而身體微微一震。當年在宮裡時,我只這樣喚他,從未喊過他一聲皇上。這個稱呼勾起了他的回憶,他終於緩緩睜開眼,好似在他懷裡的依舊是當年那個只會撒嬌的小鳳兒。

    受了我的血之後,他的雙瞳已轉為幽幽的藍紫,這也是我最喜歡的顏色。

    他的目光在看到我後轉到了我的胸前,並因我胸口一道長疤而顯得驚詫不安。

    哦,他發現這個了。

    「啊,這個嘛,」我慢悠悠地說,「九年前你把我丟出宮,回家途中我遭襲,胸口中了這一刀,差點就死了。」

    我一邊說一邊維持著面上的微笑。其實我撒了謊,這一刀並不是那時中的,可我就是要看他聽聞此事後顯出的愧疚之情。

    他一直為送我出宮這件事而耿耿於懷,我不介意再往上多撒一把鹽。

    夏雲初的態度果然軟化了,他一向是個很好說話的人,也一向很容易原諒別人。

    我聽得他輕輕嘆了口氣,反手將我摟緊。

    這代表他心疼——哈,他還是心疼我的。

    ——他就該心疼我的!

    8

    我們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所有人都知道,當今的聖上每夜都會前去探望太上皇,一待就是一整夜,直至天亮才會離開去上朝。對此,有人頗有微詞,我則置若罔聞。

    夏雲初住在這個小小的院落里,我喜歡看他每日因我到來所流露出的那一絲喜悅——一如當年的我,每每也是這般歡欣地等待著他。

    他仍就說不了話,也看不了太遠的東西,他的腿腳卻是好得挺快,我會攙起他在院中走一走,他練習得很努力,每走一步都向我回顧一眼,眼中滿是期盼。如今,他對朝野之事全然無知,只專注於當下雙腿的行進,以及對我全身心的依賴。我享受他對我的依賴。每逢此時,我總會有一種錯覺,好似這樣平靜的生活就是我的生活。

    但是,這裡是皇宮,怎麼可能呢。

    9

    有一小股原本蟄伏的殘餘勢力正在平靜的日子裡逐漸孳生壯大。畢竟,我靠「保皇」的旗號坐上龍椅,別人也可以。夏雲初沒有重登帝位,就是他們最好的藉口。一群男人哪裡可能真正甘願屈服於一個女人之下呢?

    我覺得凡人都很蠢。這個國家內憂外患,三年一次饑荒,十年一次瘟疫,亟需重整河山,而朝野上的這群男人滿心只有男女之別,好似搞下去一個女人就能壯大他們男人的雄風、饑荒就沒有了、瘟疫也不會再來了。

    我可不是個會坐以待斃的人,所以我有個好主意。

    10

    夏雲初,真是一個好誘餌。

    11

    果不其然,他的殘部通過宮裡的關係暗中找上了他。我沒有作聲,還是夜夜來「探望」他,他亦未曾向我坦誠半分。直到東窗事發。

    我看不到他的心思,但我猜得到。

    男人啊,就是這樣。

    可惜,我也如是。

    12

    收網收得很徹底,他的殘部無一逃脫,宮中的內線也被連根拔起。

    我又處死了好些人。我平靜地告知了他這個消息,我要他知道,所有妄圖利用他的人是什麼下場!

    與此同時,他的腳上多了一副鐐銬,現在他僅剩的自由也徹底沒有了。

    因為我還要他知道,背叛我的人會是個什麼下場。

    夏雲初的臉色再次一片死灰。他靜靜地躺在床上,好似一具屍體。他又不肯理我了。

    13

    「我十二歲那年,所在的部落遭相鄰的部落屠戮,我在混亂中走失,進了漢人的地方,被蓉城郡守拾到,又被獻給王刺史。王刺史見我容貌出眾,便認我為義女,三年後送我入宮做秀女。」

    「他心思不端,是想利用我的美色為王家爭得些在朝中的地位。如他這般的男人我後來又結識了不少,我也換了一個又一個義父,不過,我的每個義父都死於非命,你知道這是為什麼?」

   

英俊的秋天經典小說:江湖退休工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