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在雷琦烿的挾持下,那名腦袋上頂著通天紋的男子頭上冒出冷汗,僵持了幾秒鐘後,他覺得還是自己的命更重要一點,於是便惱羞成怒的沖自己的手下吼道:「還愣著幹什麼,想我死麼?帶她過去!!」

    圍觀的民兵收起了武器,而雷琦烿也把那名男子從地上拽了起來,用槍頂著他的腦袋,挾持著他向前走去。筆神閣 m.bishenge。com

    而此舉也無疑像點燃了馬蜂窩一樣,一路之上,無數人聞風趕來,他們在路上看到了雷琦烿和被她挾持的民兵,頓時發出尖銳的噓聲,那噓聲一浪高過一浪,一陣接著一陣。

    雷琦烿不知道那些噓聲是什麼意思,但是她能感到那些人眼中的厭惡與排斥,這樣的眼神她前所未見。

    那是兇狠如野獸一般的眼神,想要置她之於死地的痛恨。

    「什麼世道?臭娘們也敢綁男人了!?」

    「敢欺負我們男人幫!?」

    「反了她,乾死她!」

    「乾死她!」

    「乾死她!」

    伴隨著聲浪般的呼聲,爛菜葉和臭雞蛋還有泥土塊被扔了出來,在雷琦烿和那名男子身上,那雷琦烿還沒說話,那名被她挾持的男子已經嚇傻了,他站都站不穩,恐懼萬分的對雷琦烿說道:「你放開我,我不想給你陪葬,文興麟現在在平京中央會場觀看集會,你不想死就自己去,現在我們人還沒趕過來,趕過來你就死定了!」

    雷琦烿此刻也感到了深深的不安,這不安猶如孤軍深入肉體的病毒,四面八方全是白細胞,眼看包圍的人越來越多,她不敢再挾持下去了,於是在路過一輛懸浮車時,她猛的推開男人,拽開車門就鑽了進去。

    「殺了她!!」

    那個被他放開的男人嘶聲力竭的喊道:「這娘們是新黨派來的人!」

    石塊如同雨點一般從四面八方投擲過來,噼里啪啦的落在懸浮車上,那些拿著脈衝槍的男人更是毫不猶豫的端著槍就向她掃射。

    生死間,無人駕駛的懸浮車快速拔高,灼熱的射線從車廂內穿過,但好在核心沒有被擊毀,它很快的飛到了高處,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雷琦烿已經冷汗涔涔,她趴在後座上,掌心麻木的幾乎抬不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

    懸浮車內響起輕笑聲,依然是無人駕駛的車輛,雷琦烿知道,那個未知的存在正在譏笑她。

    無力,屈辱,後悔,絕望等諸多情緒落在她頭上,令她在懸浮車裡蜷縮成團,捂住了耳朵。

    平京的中央劇場很快就到了,雷琦烿幾乎是衝出了懸浮車,她臉色十分灰暗,不願在那個未知的存在身邊多待一秒鐘。

    …

    …

    中央會場內正在舉行集會,裡面時不時有一陣陣雷鳴般的掌聲傳來。通向上層劇場的是一道幾乎漫無止境的階梯。

    雷琦烿有些渾渾噩噩的順著階梯向劇場內走去,走到劇場大門口的時候,她看見劇場階梯上有一群年輕人,他們其中有男有女,此刻正半躺在會場門口,一邊抽著香菸,一邊喝酒一邊吹逼。

    只見一名抱著女郎的紋身小青年抽著煙,搖頭晃腦的說道:「現在可不比從前了,要是擱一千年前,能讓天梯城那些中間人起來,簡直是笑話。我祖宗不得把他們一個個發配到冥王星做苦力去,媽了個巴子,真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當大王。」

    他懷裡女郎不確定問道:「親愛的,古人真的有那麼厲害麼?」

    「廢話,」紋身小青年怡然自得道:「你知道咱祖宗那會兒有td多牛逼麼?臥槽好傢夥,那橫掃大陸的氣勢,那征服宇宙的雄姿,那會兒哪個種族不在我們東亞人面前不瑟瑟發抖?呵~」

    他說著話,身邊的年輕人都用憧憬的眼神幻想著。可這群人中,卻有一個長發年輕人獨自躺在不遠處,拿著一瓶酒醉醺醺不屑道。

    「你吹啥呢,真來勁。」

    「你不服?」紋身小青年立刻來勁了,坐了起來。

    那長發青年斜著眼睛,打著酒嗝不屑道:「不服你咋了,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你祖上是河洛的,都不是咱們平京的,咱東亞人做出來的事,跟你有半毛錢關係?」

    「你意思河洛不算東亞麼?」紋身小青年不爽。

    「下三等吧。」長發青年施施然道:「我可告你呀,我祖上,那可是硬邦邦的平京人,就我太爺爺在

糾結於名經典小說:哈利波特之我是傳奇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