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事情發生的猝不及防,空氣中殘留的靈力波動帶著陰寒的氣息,桃夭捏了捏眉心,無奈道:「大意了。七色字小說網 www.qisezi.com」

    「剛剛的狐王···」澧從雲從空氣中感到一絲厭惡的氣息。

    「是妖主殘留的一縷意念。」

    「殿下!」門外傳來一聲呼喊,緊接著有人闖了進來。

    定睛一看,是代厲。

    此時的代厲很是狼狽,整潔的衣服一縷一道的掛在身上,頭髮焦黑,滿臉都是灰塵。

    「你被雷劈了啊?」

    春花忍不住吐槽。

    代厲幽幽的看了她一眼,嘴裡冒出一縷白煙,「對,是被雷劈了。」

    「怎麼回事?」

    代厲應該跟宗木一起阻截狐小月,可是從狐小月到王城的速度來看,他們兩個人明顯沒有成功。

    「宗木呢?」

    兩個人一起出發,宗木卻不見蹤影。

    桃夭一提宗木,代厲的臉色變得很古怪,「可能,快到了。」

    什麼叫快到了?

    幾人面面廝覷,時間也沒讓他們疑惑很久,因為代厲話音剛落,屋外就傳來嘁里喀嚓的打雷聲,幾人趕忙來到門口,往外一看,齊齊無語。

    宗木領著騰蛇,滿城奔跑,兩人的頭頂上頂了一塊黑雲,碗口粗的雷電以每秒一下的速度向騰蛇劈去。

    宗木突然把騰蛇的腦袋塞進自己的胳膊底下,雷電猝不及防,生生拐彎來不及,不可避免的劈在了宗木身上,然後雷電在碰觸到宗木身體的瞬間炸開,宗木放開騰蛇,又一道雷電襲來,宗木又把騰蛇塞到胳膊底下,如此反覆。

    畫面很有喜感,宗木表示有種光溜溜的憂傷。

    「他這是怎麼了?」春花很疑惑,憑她的知識儲備,愣是沒有遇見過這麼離譜的事。

    代厲也很好奇,只不過被雷劈的他腦子遲緩,還沒想起來問這件事。

    「騰蛇在渡劫。」

    桃夭臉上顯出淡淡的笑意,「先前騰蛇吞噬了大量的氣血,已經進化過一次,但是那只是最初級的進化,想要真正邁入煉虛,必定要經受雷劫的考驗。」

    「只不過宗木的情況比較特殊,他是巫族的聖子,受巫神保護,不必經受雷劫,騰蛇屬於他的守護靈獸,騰蛇渡劫要經歷的雷劫又避不開宗木,所以便出現了這樣的奇特景象。」

    簡言之,就是騰蛇受雷劫,宗木卻不必受雷劫。本應該打在騰蛇身上的雷劫又不能劈在宗木身上,所以雷電在碰觸到宗木後會自己炸裂,可是這樣一來,騰蛇還是沒有經歷雷劫,雷劫就不停的劈。

    「宗木,放開騰蛇,這是它必須經受的。」

    桃夭對猴兒一樣跳躍的宗木喊道,「你放心,劈不死他的。」

    頂多半死不活。

    宗木一聽桃夭的話,停了下來,在他的胳膊底下的騰蛇眼巴巴的看著他,心想你不會真聽那個黃毛丫頭的話吧,這雷劫劈下來,我肯定進氣兒的機會都沒得了。

    宗木黑白大眼眨了眨,摸了摸騰蛇的腦袋。

    騰蛇感動的想哭,還是主人好,還是主人親。

    下一秒,它就被扔了出去。

    頭頂的黑雲一看這礙事的小子終於鬆了手,飛速的直奔騰蛇而去,碗口粗的雷電咔嚓一聲狠狠劈下,騰蛇嗷的一聲,皮焦肉綻。

    宗木轉身往桃夭處奔來。

    還沒來得及靠近,一件青色的長袍蒙頭襲來,眼前一黑,身子不受控制的被轉了好幾個圈,頭暈目眩的停下來,才發現自己被裹了一層外衣,衣服帶子綁的牢牢的,一點肉都不漏。

    澧從雲淡定的站在桃夭身邊,滿意的沖宗木笑了笑。

    衣不蔽體,有傷風化,現在不就好多了。

    宗木的眼神濕漉漉的,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就這麼看著桃夭,桃夭忍不住瞪了澧從雲一眼。

    澧從云:???

    大意了,這小子會賣萌!

    兩人的簡單過招以宗木技高一籌獲得勝利,桃夭沒注意到其中的風起雲湧,春花倒是看的津津有味。

    這不比繼承人之爭有趣啊。

    騰蛇依舊嗷嗷的慘叫著,這群人誰都沒在意,這點雷劫,對騰蛇這種上古妖獸來說頂多身體受點傷,不會傷筋動骨。

    「等到騰蛇進化完全,你就踏入元嬰了吧。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