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聽時小葉這麼一說,顧景柔有些摸不著頭腦,但她能從時小葉的語氣里感覺到有事。茶壺小說網 www.chahu123.com

    「怎麼了?是不是你要生了?」她很認真地問道「什麼時候,我一定趕在你生之前回去。」

    「景柔,你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電話里傳來時小葉有些焦灼的聲音。

    「到底怎麼了?」顧景柔亦從中聽出了事態的嚴重性。

    「陸承均母親病危,已經昏迷三四天了,醫生已經下病危通知書,讓家人準備後事了。」時小葉不管不顧,一口氣把要說的話全部說了出來。

    「你說什麼?病危?陸承均母親病危?」顧景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只聽到自己劇烈跳動的心臟聲。

    為什麼,為什麼他身邊的人會接二連三地……難道她真的是個不祥之人?她的不祥已經波及連累到了他?

    「是啊,我想著你應該知道了,但又一想,如果你知道不可能不會到場的,所以就給你打了電話,陸承均果然沒跟你說。」時小葉憤憤道「雖然這不是什麼好事,但這一定是他生命里很重要的事,我覺得不管怎麼樣你應該知道,也有權知道。」

    「謝謝你小葉。」顧景柔心裡難過極了。

    「那你回來嗎?」時小葉低低地問了一句。

    「回,我怎麼能不回,現在他身邊正是需要人的時候,我怎麼能不在?」

    「嗯,你回來就住我家吧,我把房間給你準備好,機票訂好以後告訴我,我讓阿染去接你。」時小葉很是暖心道。

    「好。」

    掛斷電話,顧景柔整個人都不在狀態,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景柔,怎麼了?時小葉跟你說了什麼?」吳小敏見顧景柔臉色很難看,便有些擔心地問了一句。

    「小敏,我,我不是故意要……」顧景柔的心裡亂糟糟的,卻還想著吳小敏看到她跟時小葉通話會不會難過。

    「景柔,我沒事,過去的事早已經過去了,我都要跟劉萬勇結婚了,還有什麼好介懷的,我真的沒事了。」她緩緩走近她,暖暖地握住她的手「你怎麼了?」

    她分明看到她眼眶通紅。

    「小敏,我要回雲城一趟。」顧景柔哽咽道。

    「什麼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吳小敏驀地皺緊了眉心。

    「陸承均母親病危,」說著她不由看了看時間「現在是上午十點多,我想買今天時間最近的一班飛機。」

    「這麼趕?」吳小敏邊說邊打開了訂機票的軟體查看了一下「最近一班是十二點四十,下午五點多還有一班,不如你……」

    「就訂十二點多的那個。」沒等吳小敏把話說完,顧景柔便已做了決定。

    「好吧……」吳小敏見她執意,只好依了她「景柔,我陪你回去吧,你的身體……」

    「你不能走,你要留下來主持公司大局,你一走,公司怎麼辦?」顧景柔一口回絕。

    「可是你的身體這麼一路顛簸,我擔心……」

    「沒事的,坐飛機很快就到了,小葉說了下飛機她會接我的。」顧景柔故作輕鬆地扶住了吳小敏的肩頭「會好的,一切都會好的。」

    說的時候,她差點兒沒繃住哭出來。

    這句話是她這一路走來,每當挺不下去的時候都會對自己說的話。

    「景柔,你真的沒事嗎?」吳小敏看到她憋紅的眼眶,滿滿的都是心疼「我送你去機場,你不許拒絕。」

    ……

    下午五點,顧景柔準時落地在雲城。

    又是一個夏末秋初的季節。

    雲城的變化是真的快,高樓起了一座又一座,道路也越變越寬,比起安城的樸實,她真的很摩登。

    「景柔,景柔……」遠遠地,時小葉挺著大肚子在馬路對面朝她招手。

    隔著來來往往的車輛,顧景柔一眼就看到了他們。

    她生怕時小葉一個激動就要跑過來迎她,她忙先一步跑過去了。

    「你幹嘛啊,挺著這麼大個肚子,我叫個車就過去了……」顧景柔一把挽住時小葉胳膊,語氣里滿是責怪。

    「不行,我等不及要見你,我太想你了。」時小葉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蘇朝染在一旁看著,是既羨慕又嫉妒。

    「好了好了,上車吧。」馬路邊人來車往的

清秋新月經典小說:顧景柔陸承均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