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軍事小說 > 我,腕豪,海軍大將 > 第275章 鷹眼離去,再見斯摩格

    測試廣告1    先前看到鷹眼揮出的紫黑色飛翔斬擊已經讓路飛等人大呼不可思議了,當讓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居然還在後面。美國小說網 https://m.gogogous.com/

    前一面還大有將天地撕裂之勢的紫黑色飛翔斬擊竟然在紫色火柱沖天而起的瞬間,詭異的停在了半空之中。

    這絕對是令人畢生難忘的一幕,紫色的蒼炎火柱明明是一眼望過去就是異色的火焰,但卻詭異的呈現出一種「冰封凍結」之感。

    現如今在紫黑色飛翔斬擊上始終流轉著紫色的蒼炎之火,這道飛翔斬擊也就這樣安靜的停滯在了半空中。

    事實上被蒼炎「凍住」的並不只是這道劍氣的而已,就連其後的鷹眼也連帶著被八酒杯的衝擊擊中,一同陷入了壓制狀態。

    一秒鐘過去了,兩秒鐘過去了,三秒鐘過去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這一刻圍觀的眾人都好似被那蒼炎火柱凍結了一般,所有人都在呆呆的仰望著空中那道紫色火柱,就連場中的瑟提也是如此。

    瑟提是驚訝於八酒杯的壓制效果竟然能作用於飛翔斬擊這樣的能量體,而且效果竟然如此之優異。

    嘭!

    終於,伴隨著一聲輕微的爆破聲後,那道紫黑色的飛翔斬擊被徹底侵蝕一空,與此同時鷹眼也艱難的從八酒杯的壓制狀態中掙脫了出來。

    此時的鷹眼表現的可不像向前那般鎮定了,此時的他隱隱的有些氣喘,面色更是呈現出一種不正常的蒼白:

    「我剛剛,是怎麼了?」

    鷹眼的身影都有些沙啞了,顯然在剛剛的時間裡遭受到了不輕的精神打擊。

    被蒼炎灼燒所帶來的痛苦還只是其次的,真正讓鷹眼感到驚訝的時剛剛那種詭異的感覺。

    剛才在被瑟提丟出的蒼炎餘波籠罩的瞬間,鷹眼便陷入到了一種奇怪的狀態之中。

    他明明是火焰擊中了,也感受到了火焰的高溫,但同時他又意外的發現自己的身體動彈不得。

    這種火焰呈現出的「特質」和尋常的火焰孑然不同,如果說尋常的火焰「特質」的是爆裂的話,那這種蒼炎的「特質」就是「凍結」。

    這是一種非常糟糕的體驗,好似他整個人都被投入到了一個由蒼炎構築而成的棺材,在這口棺材裡他動彈不得,甚至感受不到時間的流動,但他卻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種被蒼炎灼燒的痛楚。

    在瑟提等人看來蒼炎只不過是在鷹眼的身上灼燒了三秒而已,但對鷹眼而言卻並非如此,在八酒杯的壓制狀態下,他壓根感受不到時間為何物。

    他甚至覺得自己被那種火焰灼燒了超過三天,要不是長期的劍術修行使得他的一顆心堅如磐石,他估計接下來要用一生的時間去治癒那短暫的三秒。

    眼看著一向高冷的「世界第一大劍豪」都快被自己整出心理陰影了,瑟提見狀趕忙散去了鷹眼身上殘存的蒼炎,同時用掌仙術迅速幫他治癒了一下身上的燒傷。

    完成這一切後,瑟提才略帶歉意的道:

    「很抱歉,這是我剛剛開發出來的一招,我先前並沒有先過會造成這樣的效果。」

    鷹眼雖說因為剛剛的那種詭異的感覺而有些脊背發涼,但還是保持著理智的,他擺擺手打斷了瑟提的道歉:

    「你不必因此自責,雖說只是一時興起的切磋,但戰鬥就是戰鬥,我們打從一開始就做好了出現意外的準備了不是麼?」

    話雖然這樣說,但在那之後,鷹眼還是有些心有餘悸的感嘆道:

    「怪不得你在先前的戰鬥中不曾使用這種火焰,這種火焰的能力實在是太詭異了,我剛剛甚至懷疑我被關在那蒼炎中灼燒了足足三天。」

    聽到鷹眼這樣說,瑟提面色忽然變得有些古怪,這個描述他總覺得意外的有些熟悉,這技能效果怎麼聽著那麼像月讀呢?

    所以八酒杯的技能描述中提及的「凍結物體」和「壓制」狀態,其實還是個小月讀,這個技能有點東西的啊。

    …………

    一番交談過後,瑟提和鷹眼的戰鬥正式落下的帷幕。

    關於交戰的結果,理論上講可以說的上是鷹眼輸了,但是這波屬於是吃了不知道瑟提的「技能效果」的虧,因此鷹眼本人倒也不覺得憋屈難受啥的,另一邊的瑟提自然也不會覺得是這是件多光榮的事情。

    又休息了一會,聊了些有關

椰汁兌綠茶經典小說:火影之我也要當骨傲天  海賊之我真沒想革命啊  木葉之我也要當骨傲天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