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這頓飯吃的尤為的漫長。筆硯閣 www.biyange.net

    每個人都各懷心思。

    等飯菜都上齊後,季卿和蔚天就提出一起敬酒,一起慶祝大家今天相聚。

    即刻,人來瘋的歆願和常景輝立刻站起來就熱情的先開始輪番敬酒,將場子熱鬧了幾分。

    「叔叔阿姨,今天呢是我最好的朋友,蔚來的生日。我們倆一起先敬您們一杯。謝謝你們辛苦把我朋友拉扯大,讓她能陪伴我這麼久。」歆願舉著酒杯,一臉真摯地看著季卿和蔚天說道。

    聽到這話,季卿和蔚天立刻也起了身,回敬道:「蔚藍能有你這樣的朋友是她的幸運。」

    這杯酒喝完,迅速輪到了陳誓和蔚來。

    「蔚來,我最最最最最好的閨蜜。出生入死的好姐妹,今天是你二十五歲的生日,我宣布,除去今天餘生後的每個生日都由我陪你度過。來來來,一起幹了。還有蔚來的男朋友,陳誓小兄弟,我們也算有緣是吧,茫茫人海中我第一眼就把你看上了送給了蔚來,雖然你倆之前就認識。但怎麼說,我也算半個媒人吧。所以,這杯酒陳誓你也得幹了。」歆願朝著蔚來咧開嘴笑,繼續道。

    歆願話說的俏皮,若不是陳建科在場,場面一定非常的歡樂。

    然而此刻的蔚來卻只能繃著臉看向歆願假意附和著:「幹了幹了。」

    陳誓沒說話,只拿起了酒杯就一飲而下。

    常錦輝看到陳誓沒表示,還以為他是緊張,便立刻鼓起掌,為陳誓添磚加瓦:「叔叔阿姨,陳誓這次過來知道二老也在,特意提前準備了很久。但他就是比較緊張,要是今天陳誓禮數有不周全的地方,你們告訴我,我回去教訓他。」

    「沒有沒有。小伙子挺好的。」季卿被常錦輝哄得開心,眉開眼笑。

    而陳建科則眼皮子一跳,朝著常錦輝看去。

    很快,一輪過去,就輪到了邊上的陳建科。

    常錦輝和歆願並不知道陳建科的真實身份,權當他是一個客人,便客氣道:「叔叔,初次見面雖然不熟,但是能來蔚來的生日會肯定都是重要的人,這杯我們先敬您,您隨意。」

    話落,陳誓和蔚來同時眼皮一跳,朝著陳建科遞過去目光。

    陳建科望向陳誓,目光晦暗不明。

    緊接著,陳建科舉起手中的酒杯笑了起來,站起身便也將酒喝下,並沒有提及與陳誓的關係。

    頓時,蔚來見著心中的石頭落下了幾分。

    她不希望在今天這種場合上撕破臉皮。

    酒敬完,常錦輝和歆願便和季卿蔚天聊起了天。

    蔚來則有一搭沒一搭的偶爾回答,興趣泱泱。

    右手拿著筷子隨意地挑選著眼前的飯菜,本來一心想好好吃一頓的心情也消失地無影無蹤。

    她好像無意之間把事情搞砸了。

    有些懊惱之際,蔚來戳了戳碗裡的水晶肘子。

    就在戳了五下後,耳邊忽然傳來了陳誓的低語。

    「討厭吃肘子?」

    聽到這聲音,蔚來扭頭小聲道:「沒有。」

    「那你戳它這麼久不吃,心情不好?」陳誓還不知道蔚來已經知道了陳建科的身份,將語氣放的輕柔仿佛什麼都沒發生。

    「沒有,你快吃。」蔚來對上陳誓的眼神,便見他一雙深色瞳仁中隱約泛著莫名的情愫和憂慮。

    「嗯。」陳誓點頭,便將蔚來碗裡的肘子徑直夾了出來放到自己碗裡,啃了一口。

    這一幕恰好被蔚天看見,瞥了一眼眼底露出了絲絲的笑意。

    而陳建科則見著格外安靜的陳誓吃飯的樣子,心底卻隱約泛起了一層未知的思緒。

    他和陳誓在一起吃飯的日子屈指可數,就算在一起吃飯,也每次都鬧得極為不愉快。

    而此刻,對面的陳誓左右兩旁是朋友是戀人,顯得仿佛他才是一個局外人。

    「老陳,你也吃啊。」蔚天扭頭看向沒動筷子的陳建科,接著喊道。

    陳建科收了心思,點頭。

    吃到一半,陳建科起身要去上廁所。

    沒一會兒,蔚來便見旁邊的陳誓手機嗡嗡震動。

    陳誓低頭看了一眼手機後,便也跟著走了出去。

    蔚來看著陳誓起身,沒忍住一下拉住了陳誓的手,詢問道:「你去哪兒?」

   

月下鹿鳴經典小說:你再碰鼠標試試  
相鄰:
語言選擇